新闻资讯News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电话: 010-66666666

传真: 010-66667777

邮箱: call@abc.com

地址: 北京西城区XX路

联系: 张先生

国税发票

潘长江自称傻人傻福 只攒钱买房却赶上好时候 _财富故

作者:  admin  发布时间:2019-7-22 11:53:34
  文/本刊记者 郭建杭 图/IC   赚钱,存钱,买房,然后再赚钱,存钱,买房……他说他是典型的巨蟹座,不做任何有风险的事,所以他从不买任何金融投资产品——幸运的是,“傻人有傻福”,他赶上了中国房地产发展最好的时期。 潘长江   国家一级演员,著名小品演员,代表作品有《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》(1、2)、《能人冯天贵》等。圈内人士评价潘长江时,都称他“能演、能唱、能跳、能翻”。   “对于金融机构来说,我一定是最不受欢迎的客户,因为如果我有100万元,我会把80万元存到银行。我不买任何投资产品。”一见面,潘长江就以一贯的潘氏幽默,自嘲自己在投资理财上的“不作为”。   采访地点是在“长江工作室”——北京北四环一幢4层的高级别墅。一楼的客厅宽敞明亮,身处其中,人显得更加“娇小”。这样的对比是潘长江喜欢的范儿:“别看我个子小,就喜欢住大房子,宽敞!开车也喜欢开大车!我这是因为个子矮,报仇嘛!”   说这样一番话的同时,桌子上7寸屏的大手机应景儿地响起……   房产:误打误撞出的不菲收益   这些年,要说中国投资收益最高的产品是什么,房子毫无疑问会名列前茅。   自诩不善理财的潘长江搭上了这趟“财富快车”。   当然,用他的话说:“误打误撞!”“我买这几套房子都是单纯地因为喜欢,就是为了改善居住条件,单纯地想要住在更大、更好的房子里,从没想过有一天它能赚大钱。”   潘长江的房子都在北京,最让他得意的是其中两套。   1998年,潘长江看中了一套紧临长安街的房子。“是那个时候还不多见的楼中楼设计,一共是266平方米,一进门就是100多平方米的大客厅,天井及三面落地的大玻璃窗,外面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空中花园,当时就被那种阳光普照的温暖感打动了。”他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套当时还只是纸上的建筑。事实证明他相当有眼光,现在这里的房子至少5万元一平方米。如今被他租出去,回报相当可观。   而2003年非典期间购入的这套别墅,则是他引以为傲的另一件“杰作”。   “当时非典,大家都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而这别墅是一梯一户,地点在四环,不远,小区环境却是闹中取静,在当时特别受欢迎,我买的时候已涨了50万!”如今,这套别墅被潘长江用来做“长江工作室”:“太大了,就我们老两口和阿姨住,太空,没有家的感觉,打扫卫生也很麻烦。”   这些年,中国的房价,尤其是北、上、广一线城市的房价飙升,北京房价甚至挤进世界前十,潘长江幸运地赶上了这段中国房地产发展最好的时期,收入颇丰。   “你买房子有什么标准?”   “窗户和客厅要够大,小区绿化要好,建筑要漂亮,购物要方便……”潘长江一直称自己不善于投资,但提到选房子,对自己的眼光还是有着小小的得意。   “有钱还会再买房吗?”   “再不想买了,再买不合适了,升值空间很小了。”   拍戏:赵本山的商业模式我做不了   “3部戏收益都不错。”潘长江介绍,“长江工作室”成立5年来,先后投资拍摄了3部戏:《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》(1、2)、《能人冯天贵》。“都是与央视合作的,央视领导让我们帮忙制作一部农村题材的电视剧。”   “央视为什么会找你拍?”   “可能是因为我刚到北京闯天下时就与央视合作,这么多年了,我知道央视要什么样的东西,央视也信任我,知道我能拍出他们要的东西。”潘长江果然也不负央视重望,虽然是“政治任务”,但这3部剧在央视播出后,无论收视率还是老百姓的口碑都非常好。   “赵本山的影视公司规模和影响力现在已经很大,你们俩当年一起出道,你有没有想过要把工作室做得规模更大一些?”   “本山的模式我做不了,一是我头脑不行,经商理念不行,不愿做冒险的事,而且我的人脉关系也不行。但本山适合,我们俩在县剧团就在一起,在铁岭也是,本山的头脑、思维能做成很大的产业链。我做不了那么大,我只能一点一点做,这个项目来了,我觉得适合我做我就做,不行我就不做。   “不过,我们也正在转型,今年想往市场里闯一闯,打算做一部都市喜剧,讲一个从农村到城市的人发生的变化和故事,剧本正在创作阶段。”   投资界的“旱鸭子”   对于投资来说我就是个旱鸭子,我根本就不善于理财,也不适合做生意。 ”他评价自己是个典型的“巨蟹”,超级保守型投资者,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安稳平淡。“踏踏实实做人,夹着尾巴走路,稳稳当当前进,争取不做失败的东西。”潘长江总结自己的性格,“这也是巨蟹座的一个特点,我做事首先会考虑到责任,要有的放矢,例如做一部剧,首先得确定必须有平台播才会拍。”这种性格特点在潘长江做投资理财决策时显现得淋漓尽致。“股票、基金、期货、信托??这些东西我都本能地抗拒,都有风险!”潘长江说。   作为金融机构眼中的大客户,每次去银行办理业务,潘长江总少不了被各种客户经理“缠住”介绍业务。每当这个时候,潘长江就会“打哈哈”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其实,潘长江也不是没有心动过。2000年,他当时的银行客户经理介绍说,有一款基金,一年的收益能有10%左右。“有风险没?”“没多大风险。”“他是我的客户经理,总不能骗我吧?”于是,潘长江买了50万元这款基金。两个月后,他给客户经理打电话:“怎么样了?”“降了一点儿。”又过了两个月:“怎么样了?”“又降了一点儿。”再过两个月,他第三次打电话:“怎么样了?”“现在又降了一点儿。”“你就说我那50万,现在还剩多少?”“45万。”   这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的投资尝试,以潘长江立即赶到银行,把基金全部赎回告终,时间:6个月。对于保险潘长江更不买账,他的逻辑非常简单:“我好好的,干吗要买那玩意?多不吉利啊。”“那你在演戏之外,从没想过做点儿什么?”“想过!头八年就有这个念头了,我想开个餐馆。有时候一个人坐那儿,就会在头脑中勾勒我的餐馆应该是什么样子的,但都被我太太给打消了。”因为此前不是没有这样的尝试。早在1996年还在铁岭时,潘太太和3位朋友,每人出资25万元合伙开了一家夜总会,结果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悉数赔尽,还欠了一堆债,潘长江又掏了七八万元还上才算关门了结。“我就是这样的人,只要朋友来了,一个电话,肯定免单,结果最后夜总会肯定是赔钱了。开餐馆钱多半也是如此,朋友这么多,免单还免不过来呢。”潘长江笑道。   欠钱的感觉很难受   潘长江的保守在他的房产投资上也有充分发挥。“虽然房子赚了钱,但我也有后悔的事,都是传统观念害了我!”听着是诉苦,可由潘长江说出来,还是让记者觉得有点搞笑:“怎么会?”“我这几套房子,都是贷款买的,可每次我都是提前还清。当时不明白啊,现在很后悔,贷款这东西,越早还越不合适,利息越高。因为前面还的都是利息,本金根本没减多少。”   潘长江举了个例子,买第二套房子时,他贷了200多万元,利息71万元左右。第五年的时候,想到自己每个月要还3万元压力太大,就凑了所有的积蓄去银行提前还贷,结果发现利息已经还了50多万元了,“前几年净还利息了”。   “我太传统,老觉得欠别人钱不舒服,总想赶紧还完了拉倒。现在要是再买房,有钱也不先还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能不贷款就不贷款,有钱干吗给银行?”   非投资者心态的购房,也让潘长江错失了一些获取收益的机会。一次在大连拍戏的时候,当地一个非常漂亮的海景房开盘,一推开窗户就是蓝蓝的大海、沙滩、游艇码头,楼盘所处位置非常具有升值潜力。潘长江和太太商议后,考虑到“我买了也只是度假住,可能两年才去一次,一次一个星期左右,为此买一套房子放在那里还要找人管理和看护,太麻烦了,于是放弃了。”而现在,这套当时售价1000多万元的房子售价已翻倍。   但是潘长江坦言自己并不后悔:“因为我本来就不是那种会理财、会做生意的人,而这样的安稳生活也挺好的,平平淡淡才是真。”   补助10元钱和5万元手表   童年的经历在潘长江的生活中一直留有阴影,“只是你们看不出来”。   “不怕你笑话,上高中的时候,我穿的衣服从上到下都打着补丁,即便是在那个年代,在同学们中间也算‘贫寒’的学生了。”   父母虽然都是著名的评剧演员,但是家里负担很重,“我父母两人一个月的收入加在一起不到90元钱,而这些钱要养活16口人。”那个时候,除了自己家8口人之外,大伯一家8口人每月也要等着潘长江父母接济。   “我到高中了,衣服、鞋子还全都是捡姐姐剩下来的穿,所幸母亲手很巧,一条裤子的某个裤腿膝盖有补丁,她会在另一条裤腿的相对位置也打个补丁,还会剪些造型,有的时候看上去还挺时尚的。”潘长江笑称。  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85年,潘长江和赵本山合作演出《大观灯》时开始有所好转。那个时候一天要进行6场表演,每场有10元钱的补助,每天算下来就是60元,在那个年代相当可观——当时普通家庭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有60元左右。   与巩汉林合作《对缝》开始,潘长江的演出酬劳升至每场800元到1000元,成为那个年代“先富起来”的一批人。高收入让潘长江开始有能力帮助父母,改善家人的生活条件。但即便如此,他仍然对自己“狠不下心去消费”。   谈到自己最奢侈的一次消费,潘长江举起手笑道:“身上这块表是我最奢侈的消费。前一阵我看上了这块手表,非常喜欢,3个月的时间,那个商店我去了不下十几次,终于一咬牙一跺脚,买了!”   “多少钱?”记者很好奇。   “5.3万元!”   “啊?!这对您来说,应该不算太贵吧?”面对记者的感叹,潘长江 并没有流露出舍不得购买自己喜欢东西的尴尬。“我是有能力承担这种消费,可我觉得,就是看看时间,带几千块钱的手表也不错呀!”“不过,我真的很喜欢这块手表,方方正正,黑白分明,简单,还带点青春活力,跟我一样。”潘长江笑了。   但如果是在家居用品的消费上,潘长江的态度则截然不同。在北京购买的几处房子,总是会花费很高的价钱来置办家居用品。“装修材料、床、沙发等我都会挑选最好的东西来买,而且是毫不犹豫的。”   潘长江认为,对于自己这样一个“宅男”来说,把钱花在家里非常划算,因为利用率很高。“如果我这一天没有工作,那么我可能会窝在沙发上一整天,恨不得粘在上面。”潘长江笑称每当这个时候,只有上厕所这种事情才会“亲自”去做。   只希望女儿做自己想做的   “如果孩子在国内读书挺有潜力,千万不要送出去,在国内一样有发展。”虽然在女儿的要求下,潘长江曾送潘阳出国留学两年,但他实际上不太赞成将孩子送出去,“现在都一个孩子,父母需要孩子,孩子也需要父母。正和孩子交流拉关系的时候把孩子送出去,又担心,又搭钱。”   在潘长江的力劝下,潘阳回国参加高考,被解放军艺术学院录取。   2007年,潘阳在《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(1)》中以钱多多一角正式出道。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,在潘长江看来,他已经正式把潘阳带进此行当,剩下的就靠潘阳自己的努力了。   谈到女儿,潘长江满眼都是宠爱,“她和我很像,她对财富、对一些事物的态度和我一般无二,都是非常谨慎保守,也很少会主动去争取什么。”   在潘长江看来,如果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巨额财富,那么他会无所适从,会找不准自己的定位和方向;但是如果这个人过过苦日子,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从贫穷到富有的,那么他的身上肯定会留有此前艰苦年月的烙印,他对财富的理解也会更保守。正如他自己。   明星快问   M:《钱经》P:潘长江   M:有报道说你和赵本山因为争抢央视黄金档反目,你女儿结婚他都没去。   P: 我不知道这个报道,我们也没有反目,关系一如既往。潘阳结婚本来就没想大办,我只请了一部分朋友。本山、郭德纲我都没有告诉,怕他们太忙。事后他们知道了都有祝福,郭德纲为此还埋怨了我一阵。   M:现在很多演艺明星去读商学院之类的,你会去吗?   P: 我不会,我读我自己的“长江商学院”。(笑)   M:如果需要合作,你会挑什么样的伙伴?   P: 太冒险、太激进的不行,我会觉得对我不负责任;太保守的也不行,我们俩一样,那就什么也干不成了。我喜欢和胆大的人合作,但必须得有眼光,有判断力。   M:您和女婿石磊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情形?您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?   P: 第一次见到石磊的时候,是他到家里来正式拜访。第一印象是很高大、健壮,好像摔跤手一般。除了他比我高,剩下的我都特满意。(笑)   M:您和太太在家里一般都谁拿主意?   P: 我是我们家的联合国[微博]安理会,享有一票否决权。她听我的,一般涉及大额的花销或者是女儿出国这种事情都是我来拿主意。让她投资,能把我整个家都赔进去。   M:平时喜欢买奢侈品吗?   P: 我喜欢过很平淡的生活,对奢侈品一般般。以前喜欢,虚荣心作怪,觉得自己大小是个腕儿,不能穿得太一般了,别人该笑话了。   M:你的衣服都是谁给你买?   P: 我自己买。选适合我年龄的,但因为在演艺界,又得时尚点儿,又不能太招摇,又不能太“柴火”了。   M:如果你突然有了一大笔钱,可以不加考虑地消费,你最想给自己买什么?   P: 我会去买艘游艇,闲暇时间在海上待几天。我特别喜欢海,我有个毛病,无论多么开心的事、忧愁的事,看到海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   M:您业余时间会做些什么?   P: 每天老三样:喝茶水、看电视、抽小烟。我特别喜欢宅在家里,谁要请我吃顿饭,我会恨死你。我不喜欢喝酒应酬,好容易休息半天,让我喝点茶水吧,看会儿书吧。